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皇女之威

时间:2018-01-14
猛的一声烈怒吼叫,布利亚古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庞大的身躯剧烈摇晃,连带着胯下的战马也在不住颤抖,但总算可以开口说话了。
  「给我上,杀了叶天龙!」
  话音未落,在布利亚古的左前方,幻出了一道淡淡的,目力难及的朦胧黑影。黑色的剑气破空所发出的狂鸣声,刺耳动心,凛冽的劲风寒冷澈骨。
  厉声怒吼一声,布利亚古用战斧在身前布下了重重的斧影,看似凶悍狂野,实际上则是完全的守势。
  因为他深知这个不见其形的神秘对手之可怕武技,绝对不是他所能够比拟的。何况现在他又已经被对手的先手攻击所伤,十成的功力也只剩下七成左右了。
  原来,当看到叶天龙缓缓走出无忧宫大门,布利亚古便要命令手下的城卫营将士马上出击的。可就在那一瞬间,从他的左前方突然涌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的身形和心神完全压制住了。
  一时之间,布利亚古除了全力以赴运功抵抗这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外,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
  即便叶天龙大展雄风,逐步控制掌握局面,正在苦苦支撑的布利亚古也只有咬牙乾瞪眼的份。
  直到叶天龙开始缓步向前移动,在某一个瞬间,布利亚古才察觉到那一股将自己牢牢锁住的神秘强大力量露出了一丝极其细微的空隙,于是他便当机立断,以负伤吐血的代价挣脱了对手的控制,发出了让部下攻击的命令。
  雪亮的光华和黑色的剑芒漫天飞舞,强烈的劲气破开了战斧的防御,布利亚古的战斧虽然在千钧一髮之际击中了直迫胸口的黑色剑芒,但在那如山的劲气冲击之下,他的整个身躯从战马上飞起来,重重的跌落到一边的地上。
  最可怜的还是布利亚古的战马,在如此狂野的黑色剑芒闪烁中,连嘶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化为百十块的血肉碎片,飞洒在方圆两丈左右的範围内。
  「陛下有令……凡斩杀叶天龙者……封万户之侯!」
  口鼻溢血的布利亚古虽然是坐在地上,身躯摇晃未定,但依然十分强悍的奋力向后方的城卫营将士发出了怒吼。
  「你们……还在等什么?」
  但可惜布利亚古的命令来得迟了一点,所有站在队伍前面的城卫营将士无不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固然布利亚古所说的十分诱人,但看到叶天龙的如此身手,实在让他们缺乏动手的勇气。特别是布利亚古突然莫名其妙的受伤吐血,被击落马下,所有这些情况,就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而那个时候的叶天龙居然就傲然站在无忧宫的大门前,似乎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
  这样一份令人匪夷所思的武技,足以让任何一个城卫营将士的心中产生完全的无力感。甚至他们觉得站在自己眼前的叶天龙,是有如战神一般的存在。
  但是这些城卫营将士所不知道的是,布利亚古受伤的真正原因,并非他们所想的那样,而是因为叶天龙的出手所致。箇中的缘由,也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了。
  自然,这一切都是暗黑一族少女的杰作。在叶天龙走出无忧宫之前,玉珠便已经施展隐身术率先潜出了无忧宫,将自己的目标锁定了率领城卫营的布利亚古。
  当叶天龙单枪匹马出现在城卫营的阵前,玉珠便趁布利亚古的心神为之微震的那一瞬间,用自己的精气神牢牢地锁住布利亚古,给他的心神造成了庞大的压力。
  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之间巧妙无比的配合,迫使布利亚古无法分心它顾,只能将心神全部用在抵挡玉珠的压力上面,不然的话,就可能要被一下子击毙。
  可以说,叶天龙在数以万计的城卫营将士面前所展现出来的绝大实力,其实应该算是他和暗黑一族的少女同心协力的成果。
  只可惜没有想到布利亚古会如此强悍,心神意志的坚忍也超过了预想,使得叶天龙收服城卫营的计划在即将成功的最后一步上出现了变数。
  玉珠对于布利亚古能够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找到了一个机会,以受伤吐血为代价摆脱了自己的掌控,感到非常的意外和恼火,故此,她那一剑后继的攻击,差一点儿就把布利亚古击毙了。
  见玉珠一击不中,叶天龙马上意识到不能再让玉珠出手了,因为玉珠再攻击下去的话,她的身形就无法隐藏了。一旦玉珠暴露在城卫营将士的面前,非但叶天龙之前所创造出的那种神秘感和压迫力会消失,也会让玉珠的这一手绝技为众人所知,这对于日后的行动,会增加很多的困难。
  这边叶天龙的心念一动,那边的玉珠便十分清楚得把握到了。她的神意一收,顿时漫天的杀气一敛,淡淡的黑色身形立刻完全消隐在众人的眼前。一息之间,玉珠已经退回到无忧宫的大门处,站在叶天龙的身边。
  「我看哪个胆敢以下犯上!」
  将手中的天魔圣剑一收,叶天龙的神态益发慑人,依旧有力的向前迈步,他决定完全以自己的强大声势来压倒眼前这些城卫营的将士。
  「布利亚古,我已经饶你一命了,你还不低头服罪!」
  在布利亚古刚刚转过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向城卫营将士下令之前,叶天龙已经再次抢在布利亚古的前面,威风凛凛的大吼了一声。
  满蕴真力的喝声,被凝聚成一道无形的劲气,直奔布利亚古而去。
  「哇!……」
  布利亚古的内腑狂震、气血翻腾,虽然是极力忍耐,但还是没有压下伤势,喉头处一甜,张口又是一口紫红色的鲜血喷出。
  广场上这些城卫营的将士更是见者色变。如果说,以前的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听说了眼前这个男人的事迹,那么现在则是亲眼所见,叶天龙的实力之强大,几乎超越了他们的想像。
  一片死寂之中,一个身穿城卫营千骑长甲冑的男人突然排众而出,站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向叶天龙俯身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抬起头来,十分响亮的说道:「卑职参见叶天龙大人!」
  叶天龙一看,竟然是甘宗明,不禁心中暗暗一愣,难道说甘宗明也是神殿的人吗?不然的话,怎么会是他先带头的呢?
  有了甘宗明这个千骑长的带头作用,原本东督府的城卫军立刻以城卫军的最高礼节向眼前的叶天龙敬礼。有了这些人的榜样作用,广场上的城卫营将士顿时呼啦啦降伏了一大片。
  在这些城卫营的将士当中,有部分原本就是神殿在暗中策动过的,而剩下的很多将士也是暗中同情神殿的,只是由于神殿在起事前便被布利亚古一举破获,神殿的那些首脑人物仓皇逃遁,才使他们和叶天龙事先所制定的计划出现了极大的危机。
  而现在叶天龙依靠强横的气势重新夺回主动权,加上甘宗明和东督府城卫军将士的推波助澜,可以说,一下子让叶天龙完全将局势给扳了回来,现在广场上的城卫营将士已经是落入了叶天龙的控制之中。
  即便这其中,有些将士的心中还是想效忠尤那亚,但在这种局面之下,也已经完全不能做什么了。
  「你们这些……混蛋……」布利亚古用力喘了一口气,暴烈的咒骂着。
  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他的伤势完全超过了他的怒气。看到布利亚古如此的模样,那些个还站在原地的城卫营将士犹豫了一下,也随着众人的行动,向叶天龙俯身行礼了。
  带着手下一班亲信侍卫,躲藏在无忧宫大门内的两侧,一直紧张的注视着无忧宫前广场的侯青见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同时也大大鬆了一口气。
  可是没有等到他那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落地,蓦然一声焦雷般的吼声从左边的皇家大道上传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起来,杀掉叶天龙!」
  众人不禁大为惊讶,转头望去,原来是城卫营的左副指挥使艾尔格拉,一个原本只是在尤那亚身边担任近卫一职的平民骑士。
  身为城卫营左副指挥使的艾尔格拉本来是带着一部分的城卫营士兵,前往神殿藏身处去抓捕神殿的高层人士,因为神殿的人见机,早已逃得无影无蹤,所以艾尔格拉只是抓到无关紧要的几个小虾米,于是便也带着手下士兵往无忧宫赶来了。
  没有想到刚好看到了眼前这惊人的一幕,数万名城卫营的将士居然会向站在无忧宫大门前的叶天龙敬礼,艾尔格拉着实吓了一大跳。
  「你敢违抗命令,以下犯上!」叶天龙的眉毛一挑,嗔目大喝一声。
  但是没有等到他下令动手,艾尔格拉的手下士兵已经在主将的喝令下,举起了手中的魔法弩,朝叶天龙的方向做好了发射的準备。
  艾尔格拉手中这一百五十部威力惊人的魔法弩,原本是他们带过去準备对付神殿的魔法师,没有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派上用场了。
  面对着如此数目的魔法弩,叶天龙不由得一滞,一时倒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对付。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不少的城卫营士兵也纷纷重新站了起来,一部分的士兵去抢救倒地难起的布利亚古,但更多的士兵原本就对尤那亚一派心怀不满,其中隶属于东督府的爱心城卫军更是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準备出手攻击艾尔格拉他们。
  双方士兵的咒骂声和吼叫响成一片,无忧宫的广场前面陷入了一阵混乱之中,叶天龙苦心製造出来的局面已经渐渐失去控制了。
  暗暗一咬牙,叶天龙知道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自己必须马上有所决断。在这个时候,他必须主动出手攻击,抢在所有的魔法弩发射之前,将艾尔格拉杀死。
  正要招呼玉珠一起动手之际,叶天龙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清脆却充满了威严的声音。
  「身为法斯特帝国的骄傲,你们难道要背弃自己的光荣吗?」
  声音是从叶天龙的身后传过来的。接着,从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叶天龙回头一看,在左右各四个女神战士的保护下,倩公主缓步走出了无忧宫的大门,在她的身后,则是一队全副武装的无忧宫侍卫。
  但最让叶天龙惊讶的还是站在倩公主身左的那个人,居然是尤那亚留在艾司尼亚的那个替身。看这个男人一脸的平静之色,叶天龙真不知道倩公主是怎么能够让他做到的?
  一张俏丽的小脸绷得紧紧的,倩公主的双眼中透出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气势。不愧是法斯特皇家的天生贵胄,这种从小培养、耳濡目染的皇室气质,已经完全成为倩公主本能的一部分。
  特别是在这样的场合之中,倩公主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在一瞬间便让城卫营将士的心神震慑住了。
  看到倩公主居然做出这种举动,以及脸上那从来没有过的严肃和正经的表情,叶天龙也不由得暗自惊讶,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素来刁蛮的公主也会来这样的一手妙计。
  虽然对于那个尤那亚的替身如何为倩公主效力的事还不清楚,但是叶天龙现在对于重新控制眼前局势的信心也就更加大了。
  「你们还不参见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
  随着叶天龙的这一声喝斥,所有的城卫营将士无不目瞪口呆。艾尔格拉虽然是知道眼前这个尤那亚并不是自己真正的主君,想下令手下士兵攻击,但他的部下却根本不敢发射魔法弩,因为在他们看来,现在和叶天龙站在一起,非但有倩公主殿下,更有他们的主君尤那亚。
  还没有等艾尔格拉转过念头来,首先是城卫营的甘宗明千骑长,朝倩公主俯身跪倒,接着他身边那些城卫营的将士也纷纷屈膝跪倒在地。但是站在一边的叶天龙看得十分真切,带头的甘宗明在跪倒的瞬间,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怪异的神采。
  兵器坠地,盔甲相互摩擦声响成一片,整个广场上俯身跪倒的城卫营将士越来越多,就算有些城卫营将士不服倩公主和叶天龙的话,但看到尤那亚也在倩公主的身边无声的站立,自然就不敢有别的想法。
  甚至有些将士还暗中怀疑到布利亚古和艾尔格拉的身上去,围攻无忧宫,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啊!
  想到尤那亚和倩公主都在无忧宫中,难道说布利亚古和艾尔格拉两位大人要背叛尤那亚殿下吗?
  就算尤那亚和倩公主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合,但毕竟他们都是亲生的兄妹。再说,同为法斯特皇室的成员,他们这些普通的将士居然会在布利亚古的号令之下,前来围攻无忧宫,这简直是自找死路了。
  一想到这些事情,即便是再忠心于尤那亚的城卫营将士,也不得不俯身跪倒,向眼前的尤那亚和倩公主俯首认罪了。
  「他是假的,你们不要相信!」
  艾尔格拉突然大声叫起来,同时抢过身边一个城卫营士兵手中的魔法弩,刚刚朝倩公主的方向举起来,辛西雅手中那一枝标枪已经闪电般的射出。
  标枪在空中飞行的风声还没有响起,女神战士首领的标枪已经击中艾尔格拉的右肩膀。
  艾尔格拉的身躯倒飞,直到这个时候,标枪破风的响声才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可见辛西雅射出的这一枝标枪在空中飞行的速度有多快了。
  「大胆,你竟然敢谋害本宫!」
  尤那亚的替身突然张口,向艾尔格拉怒喝了一声,他的语气和声线几乎和尤那亚是一模一样,让城卫营将士根本无法分别。
  「给我拿下这个阴谋作乱的逆贼!」
  叶天龙一声喝令,艾尔格拉身边的城卫营士兵马上一拥而上,将这个城卫营的左副指挥使牢牢地捆绑起来。
  为了向尤那亚和倩公主表示他们的忠心,这些士兵现在对艾尔格拉可是一点也不留情。
  从倩公主出现在无忧宫的大门前,一直到整个城卫营的将士完全降服,这其中那个尤那亚的替身就是说了那样一句话,此外就再也没有做任何的动作,这样的情况落入一些有心人的眼中,自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但现在大势已去,他们也无能为力了。
  在城卫营各级长官的命令声下,聚集在无忧宫前广场上的数万城卫营士兵按照各自的队伍安排,井然有序的撤退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也充分体现出城卫营将士平日里训练的水平,几乎是在半炷香的时间里,偌大的无忧宫前广场便空无一人了。
  在倩公主的命令下,一队侍卫将布利亚古和艾尔格拉押了下去,和费先哲等一批尤那亚的亲信大臣一起关进无忧宫的大牢中。
  一切的事情办妥之后,叶天龙终于大大的鬆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夺取艾司尼亚的计划还是成功的实现了。
  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后来的事情会变得这么顺利起来,可以说,从倩公主和尤那亚的替身同时出现在城卫营将士面前的那一刻起,无忧宫前的局势便已经完全倒向了叶天龙。
  ※※※
  现在无忧宫的大门前,只有叶天龙一班人了。
  倩公主紧绷的小脸顿时一鬆,快步走到叶天龙的身边,十分高兴的望着他:「怎么样,我刚才的表现很不错吧?」
  「是啊,真的非常棒!」叶天龙兴奋的捏了一下倩公主的小脸,十分激赏的称讚道:「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想到这一招,利用尤那亚的替身来压制对手。」
  说着,叶天龙看了看依旧在女神战士左右夹持之中的那个男人,有些不解的问倩公主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居然还会帮助我们说话?」
  「哈,这可是本公主的绝招,不可为外人道也。」倩公主摇头晃脑,那种煞有介事的模样,让叶天龙和玉珠等人看得是忍俊不禁。
  「哼,不说就不说啦,我也不稀罕啊……」笑容一收,叶天龙装作毫不在意的拔腿往无忧宫中行去。他知道这个刁蛮公主的脾性,你越是想知道的事情,她就越是来劲,偏偏和你唱反调。
  果然不出所料,看到叶天龙这样的态度,倩公主呆了一下,接着双脚直跳,跟在叶天龙的后面不依的埋怨起来。
  「枉费人家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施展移魂术,你却还这样对待人家,真是好心不得好报啊……」
  「再说一遍,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法术啊?」
  叶天龙淡淡的询问倩公主,那种语气和神态更是让倩公主大光其火。
  「我用的可是最费心力的移魂术,你知道吗?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时什么叫做移魂术吧……」
  「哈哈哈哈。」
  叶天龙大笑起来,他猛的站住脚,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倩公主一个收势不及,一下子撞到了他的背上。
  「呜……好痛啊,你干什么……」
  没有等到倩公主把话说完,叶天龙已经转过身来,伸手将倩公主的娇躯一把抱起来,在她的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我当然不知道什么叫作移魂术,但是我知道,今天你的功劳最大,这就是给你的奖励。」
  倩公主先是用粉拳在叶天龙的肩头恨恨敲打了两下,忍不住转怒为笑,得意的娇嗔道:「你果然是天下最坏的男人,就知道来欺负人家!」
  「既然公主殿下的金口玉旨,那我等一下就马上好好的欺负你。」
  叶天龙笑嘻嘻的凑过去,在倩公主晶莹的小耳边压低了声音宣布,而且还故意用一种十分暧昧的语气来说。果然如他所料的,倩公主的一张粉脸腾的一下飞红。
  倩公主又羞又喜,将洁白无瑕的贝齿轻咬,还没有来得及和叶天龙说话,月如那有如天籁一般的声音从叶天龙的身后传了过来。
  「恭喜叶天龙大人了。」
  叶天龙连忙将脸色有些不快的倩公主放下来,转过身朝向了月如的方向。只见这个名满大陆的歌舞大家在数名侍女的陪同下,正迈着令人目醉神移的脚步向这边款款而行。
  「叶天龙大人单枪匹马就收服了艾司尼亚的数万城卫营将士,真乃是闻所未闻的功业。」
  「如姬小姐过奖了。」叶天龙十分谦和的一笑:「天龙不过是顺水推舟,因事成人罢了,哪里当得如姬小姐如此的称讚。」
  深深的望了叶天龙一眼,月如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奇怪的神情,然后转首对倩公主笑道:「倩公主殿下,您的勇气和胆识,月如实在很佩服。」
  说罢,不待叶天龙和倩公主回话,月如便盈盈一礼之后,道了一声:「月如告退了。」话音渺渺,那优美的身影已经有如蝴蝶一般飘然而去了。
  叶天龙和倩公主不禁相互对望了一眼,有些不解的看着月如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帝以十八人定艾司尼亚。
  对于后世的历史学家来说,《大帝奇事录》上的这一句让他们难以想像,也无法理解,而对于后世的诗人来说,这一句话却给了他们无穷的想像空间。